這個學期為了修動物生理實驗,殺了不少隻青蛙。其實我是不敢下手的,雖然在高中時,我曾是我們那組負責殺青蛙的人。那時不是不覺青蛙可憐,而是覺得與其被那些不敢下手所以下針不乾淨俐落的人折磨,不如我心狠手辣一些。多年後的今天,我卻成了那種躲在角落裏想著能不要我動手就不要我動手的人,不知怎麼,就是有種心理障礙。幸好同組的人都還算下手俐落。

一向最討厭的就是人類為了自己而迫害其他動物,從彖養寵物、拿動物做實驗到吃動物。這樣的事情可以是長篇大論,從人類怎樣的行為符合自然?到維持自然就是至高原則嗎?但今天姑且不論這些,我就是無法忍受這樣的事,尤其是需要親自動手時,看著青蛙痛苦掙扎,不但眼淚都快掉下來,也覺得幾乎要休克,得不時抬起頭來看看牆壁、天花板轉換一下心情。只要稍有同理心的人,應該都能體會那種被一根長針從頸錐刺進去,攪碎脊髓與大腦的感覺,如果沒有插好,還得在你的皮膚與肌肉間不停翻攪,直到戳進你的腦子為止。那會是多麼痛苦的感受啊!

不斷想起一個獸醫系學生為了反對拿動物做實驗而休學的新聞,而我,卻沒有勇氣做這樣的事,為了拿學分,我選擇當縮頭烏龜並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一個學期一組也不過殺個四、五隻青蛙吧?平均一個人也才殺一隻,比平常人一天吃掉的動物還少呢……」但我的心裡明白,這都只是藉口,說穿了只是自私與怯懦罷了∼ =_=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