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衷於保育,不知起於何時了,只記得在國中還是高中的週記上,我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大篇關於地球臭氧層破洞的心得感想,自己都覺得被自己的文章感動,哈哈。大學聯考時把自己喜歡的志願填一填,不小心就進入了森林系資源保育組,從此與保育結下不解之緣。

到底為什麼對保育如此熱衷呢?跟我當時的個性有些關係。我一向是那種覺得世界必須維持公理正義的人,對於人類如此壓迫環境與其他的生物非常看不慣,好好的東西放在那兒,幹嘛要去破壞它?

進大學之後,沒有了聯考的壓力,生活突然變得很自由,也幾乎可以過著我自己想要的生活。這時我發現,自己卡在兩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中掙扎,雖然不論如何,我都認為生活該讓自己快樂,但快樂的來源卻是可以全然不同的。一種是從小遵循的價值觀,讓我覺得人生該有個遠大的、有意義的目標,人該為了大愛而活,生活應該過得簡樸,資源要做妥善的利用,另一種則是認為人生的目的唯享受而已,與自身無切身關係的事,我又何必費心?愛買衣服就買,愛去玩就去玩,人生苦短,若不好好享受卻把時間花在那些沒有切身關係的事物上,真是和自己過不去,地球毀滅了又如何,反正有很多人陪我。當然,這兩種價值觀不見得是絕對對立的,一個喜歡享受的人,也可能會去流浪動物之家當義工,但基本上這是兩種不太一樣的生活模式。

這個問題真的困擾了我非常久,大二的時候我曾經為了這些想法,認真的考慮我是否該退出國標,因為國標真是個吃喝玩樂的罪惡淵藪∼哈哈哈∼∼∼一直到上了研究所,我還常常問我自己:「妳到底要的是什麼?」

這些問題,逐漸有了答案,我愈來愈清楚,對我來說,人生是非常虛無的,人生有什麼意義?沒有。人,或說生命,只不過是機率下的產物罷了。人生不需要過得太嚴肅,想玩就玩,想享受就享受,想要美麗的衣服就買(當然,要怎樣規劃去享受生命<金錢與時間的配合>,那又是另一個議題了),享受生命是不需要有罪惡感的。

聽起來似乎很墮落,呵,可是我還是隨身帶著環保筷,甚至因為常在學校吃自助餐,連餐盤、湯匙都是自備的,印作業、印資料絕對只用回收單面空白的紙,看到水龍頭沒關好,會雞婆的想盡辦法把它關緊,雖然沒空當義工,可是想到就會捐點錢給公益單位……諸如此類。享受生命是一回事,可是行有餘力的時候,還是想做點事情。只不過這些事情在我生命中的比重,已經從「生命的目標」滑落為「行有餘力」 ^_^。

所以我才會說,現在對保育並不是沒興趣,也並不是覺得它不重要,只是對現階段的我來說,揮霍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也許哪天我的想法還會改變吧,不過那也是以後的事了,至少目前我已經擺脫掉長久以來困擾我的罪惡感,放心的去享受生命,這就是我目前想做的。

--

其實心思逐漸轉移,還有許多原因。

以前的我,總認為人類是天底下最可惡的一種生物,不但自私貪婪,也像癌細胞一樣的寄生在地球這個生態系的身上。但我逐漸發現,我是無法脫離人群、社會生活的,人際關係對我來說,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環。當自己對同儕的渴求大過於對原則的堅持時,原則也不免一再的被調整。

到底人生中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不重要的,我還在摸索。記得有一篇文章告訴大家,每天問自己這個問題,到答案穩定下來的時候,表示你已經成熟了。說實話,我很懷疑對我來說,這個答案會不會有穩定下來的一天?但不論自己有沒有個確切的答案,人生還是得過下去,就抱著目前的信念過活吧!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