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新聞看到立委大罵生態工法,雖然之前對於生態工法並沒有做過什麼深入了解,更別提有什麼現場參觀的經驗了。但在當下心裏的感覺就是生態工法不見得像他們說得那麼糟,只是立委為了上媒體,媒體為了營造聳動新聞,往往抓住一個可以利用的點就得大肆批評開罵。而且立委裏面,真正會深入去研究了解一件事情的我很懷疑有幾個?大部分都只剩一張嘴而已吧。

但是以上畢竟只是我個人的猜測,所以並沒有對這個議題做什麼批評。今天收到這一封轉寄的信,果然落實我的一些想法,貼上來給大家參考,也提供另一種聲音。

唉,環保的聲音本來就十分微弱,畢竟簡單省錢的事情大家都覺得比較划算,就算對環境造成破壞也不干他們的事啊。難得有個立場比較堅定的官員,本來對台灣的環境是很好的一件事,被這樣一搞,接下來不知道會怎麼發展?

以下的文章是朋友轉寄給我的,原e-mail裏有兩段文章,不知道是不是都是曾晴賢教授寫的,反正我暫時照著e-mail收到時的樣子貼上來,只是加了一些色標,等我確定文章的出處我再做修改。




生態工法該死嗎?

立法委員陳劍松先生昨日在聯合晚報指稱工程會郭副主委太迷信生態工法,並解釋生態工法就是不用水泥的工法,同時還說過去日本一度風行生態工法,後來已經捨棄不用等等,與事實有相當的出入,因此應該特別與以澄清。

生態工法絕對不是反水泥,而是應該審慎檢討是否需要用水泥,其原因乃是過去台灣濫用水泥已經是世界第一名了,但是工程的品質卻是反過來的差勁,因此工程會郭副主委希望能夠由工程基本面上去檢討哪一些地方應該用更強的保護工,哪一些地方可以用比較緩和的工法,從來沒有聽說有絕對不可用水泥的命令公文。舉例來說,在一個轉彎的河川地方,因為凹岸沖刷力量較大,就應該有更強的保護工,可是凸岸因為水流威脅的力量較小,有的時候可以有比較弱的保護工就已經足夠了。台灣過去的河川施工從來沒有這樣的思考,所有的堤防護岸都是對稱的斷面設計,如果不是一邊的安全係數不夠,就是另一邊的工程過度保護。這些不重視基礎調查研究與科學分析的問題,造成了台灣工程品質的低落,或是過度浪費的惡習。以被譽為大陸最偉大的土木工程----都江堰----而言,從興建至今2260年的水利工程,到處都是已經改用鋼筋水泥的材料,卻還能夠被認定為世界文化遺產。被譽為中華民族科學智慧與文明的結晶,也是人類發展的共同財富,難道是因為這個工程不用水泥嗎?

以個人曾經和郭副主委一同前去勘查陳委員故鄉的雲林縣蔦松堤防工程為例,當地鄉民和陳委員共同關心故鄉安危之心絕對受到大家的認同,郭副主委會去關心該堤防興建的初衷也表達的非常清楚,他希望施工單位能夠多思考看看在幫當地蓋一個堤防的同時,也可以讓堤防成為一個美好故鄉環境的一部分,而絕非是一道硬梆梆的水泥長城而已!可是在會勘的當時,工程單位除了拿一張非常簡略的施工斷面圖之外,就連設計堤防所必須考慮的水文條件分析,基地土壤分析,甚至就連當地眾多老鼠在堤防挖洞而會嚴重影響滲流曲線變化的重要數據都沒有,您怎能叫大家來幫忙想看看堤防應該怎樣設計,因此如果以那幾次的會勘而言,我不覺得應該把錯誤都怪罪在郭副主委身上,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台灣的堤防設計之問題相當多,單單以程序來說您就可以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在日本,一個堤防的設計應該是在施工前五年就要完成(基礎調查等工作更是做得早),之後在五年之內必須辦理非常多的地方說明會,審查與檢討修改等等工作。台灣的堤防通常是立法院諸公仔細的審理當年預算之後,才開始測設施工。經常只給工程人員短短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就要設計出來龐大的工程來,再拖個各把月上網公告招標,等到真正施工的時候老百姓或是其他監督單位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都已經在施工了,監督單位如果有什麼不同意見,除了惹人厭之外還要背負責任,這樣子的心態還有誰會雞婆的出來幫忙給意見?

在近年的河川工程問題當中,最嚴重的莫過於從民國八十八年之後,台灣的會計年度改成月曆制。所有的河川工程等到發包施工的時候汛期早已來臨,工程預算不僅需要增加許多防汛經費,施工的困難度提高甚多,工程品質與效果更是大打折扣。我們這種根本不尊重自然節氣與工程品質的會計年度,其實就是一種非常不生態的例子。這種問題才是立法委員諸公應該幫幫忙的地方,讓公務單位順應自然的韻律來辦理各項工程,我們的工程品質才有救啊!就算是以鄰國的日本為例,他們到目前都還是和我們早期的河川工程辦理期程一樣,都是儘量的規劃在晚秋到晚春非汛期去施工,世界上哪有一個國家像我們這麼笨的呢?


陳委員進一步提到日本都已經捨棄生態工法了,其實可能有很深的誤會。日本不僅早在1997年就將對於環境尊重的生態工法概念納入新河川法的修定範圍內,更在這幾年努力的把我們所熟知的近自然工法提升到真正的生態工法階段,他們認為這是提升河川工程品質的第二次維新。我們到現在都還在吵什麼是生態工法的時候,怎麼不研究看看人家日本國為什麼要將生態工法納入法律之內呢? 如果結論是有道理的話,我們倒是應該鼓勵立法諸公趕快的修法吧!

日本最近推行一個有形文化財登錄的制度,到現在已經有54個人工設施登錄完成,其中也有利用生態工法所做的砌石壩名列其中。現代的日本人都保有和早期的台灣人一樣的禮儀,能夠感恩於對社會環境有貢獻的人,就像是台灣雲嘉南地區民眾尊崇嘉南平原水利之父八田與一那樣。台灣現代的社會越來越不會對肯犧牲奉獻的人加以感恩,悲哀啊!

曾晴賢
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副教授

-----Original Message-----
Subject: 生態工法該死嗎?

生態工法該死嗎?
曾晴賢
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副教授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生態工法諮詢小組委員
經濟部、農委會生態工法推動小組委員

我們國家在七二水災之後,正面臨兩個相當大的挑戰,一個是如何在自然的威脅中再度站起來,另外一個則是怎樣克服無知的政客和學閥誤導社會視聽的壓力。前者的問題其實並不難,但是後者的問題如果無法克服,則我們將永遠無法真正的面對自然的挑戰。在許多的輿論中,我們不難看出一些只是關在象牙塔中自以為是的學者,高談闊論一些根本做不到的天荒夜譚,就好像已經解決了台灣的自然災害,難怪在過去連一些農民都看不下去這樣的大學者。

在這次的水災中,到底有多少因為生態工法的施工而損壞的工程?有多少根本不是以生態工法施做的工程卻也禁不起自然的檢驗呢?我們社會(尤其是一些固執的工程師)根本不敢(其實目前也根本統計不出來)拿出一份統計數據來,怎麼就可以一面倒的批評生態工法一文不值呢?不要忘記,台灣真正推行以生態工法的觀念來執行各種公共工程,才不過兩三年的時間,去年政府所訂定的執行目標是所有工程的百分之十五必須以生態工法的概念去做,那麼不就是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工程還是沿用過去習慣工法嗎?加上過去根本不考慮生態工法的一些工程建設,到底我們所見到的生態工法在整體的國土建設上佔有多少比例呢?

過去兩三年間,我們一再地強調生態工法不是花花草草的景觀美化工程,但是許多基層單位或是工程團體,都任意的揣摩或是曲解上意,以為目前整個輿論版面所談的生態工法就是這麼簡單的去水泥來種花,隨便擺擺石頭就可以算是達到政府所規定的生態工法執行目標。在過去許多的工程預算審核場合裡,林盛豐政務委員一再地交代每一個工程單位,必須把自己所應該把握的工程安全列為所有設計的基準,之後再去做環境的營造。我跟著工程會的郭副主委所參加的各項地方討論會議或是訓練班,也從來沒有聽說不考慮安全而只要生態的工程設計。對於許多質疑生態工法理念的學者而言,可能是對於生態工法的認知過於淺薄而已!但是許多基層公務人員只不過是假借生態工法的幌子,來掩飾對於自己所應該負責的工程之過失罷了!

過去工程界已被自己批評祇是利益輸送的溫床,工程弊端層出不窮,工程師實事求是的精神,早已被某些所謂工程界大老們棄之如敝屣,這樣的工程界如何獲得社會的尊敬(http://www.structure.org.tw/html/news7.html)?許多的工程師都應該知道工程倫理不是尊敬少數所謂工程界大老支配工程界的教條,真正堅守工程師本位的工程前輩我們仍然敬仰,他們不止應該獲得我們工程師的尊敬,也應該獲得社會大眾的尊敬,但這不是工程倫理,而是社會倫理。工程倫理是實事求是的工程師精神是以專業良知向社會負責的態度,真正的工程倫理才能為我們贏得應有的社會。

這幾天看到許多批評生態工法的工程師或是學者,看起來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生態工法,這也難怪我們應該更大力的教育與推行生態工法。大家所詬病的一些問題,其實都是因為那些工程很多根本稱不上是生態工法。大家都以為種樹就是做了生態工法,但是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您一定看到了颱風過後滿路東倒西歪的行道樹吧!這就是因為許多人連樹都不會種的關係,不知道種樹必須由小樹苗種起,如果想要急功近利的種大樹,在移植的過程中將樹的主根剪斷了,這樣的大樹怎會抵擋住颱風的吹襲呢?這個時候可能又會有一些人罵說種樹根本不是生態工法吧?

生態工法講究的是因勢利導借力使力,以及如何順應大自然的規律,因此縱使是有如天崩地裂的自然威脅,都可以用生態工法的概念去做減災的規劃設計。生態工法是一種概念,主要是希望我們能夠藉由自然的力量來讓我們的工程做的更安全,工程和環境更協調。大家目前所討論的生態工法可能只是一些非常狹義的植生綠美化之類的工程而已,有點是對於生態工法解釋的幼稚園小朋友的定義。其實如果我們知道廣義的生態工法,應當就會讚嘆其中的奧秘有如中國的太極拳術一般的精彩絕倫。

我們如果繼續看到一些人質疑生態工法的理念,那只不過是繼續暴露自己在於認知上的不足而已,如果我們看到一些長官或是民意代表,對於勇於推行生態工法而不眠不休的政務官產生懷疑而毫無感激之情的話,我不知道未來台灣環境的品質怎樣才能提升?但是我們絕對會看到普遍的工程界繼續的墮落,台灣未來將會繼現在都已經把海岸用水泥鼎塊逐漸的包圍起來的樣子,繼續地以水泥將大地與高山包護起來,這樣子我們就可以向世人說台灣真的是一個「堡島」,到了那個時候,現在大聲在罵生態工法的人,您可高興了吧!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