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較大的地圖
我們的路線是逆時針繞德國西南部一圈,由法蘭克福出發(紅色那一點),這天位置是在路線圖的西方,點地圖上的地標會秀出地名。

第三天一早,想從Hotel Burg Reichenstein破窗而出被老闆娘抓到,然後吃完豐盛早餐之後,我們便趕緊拖著行李往海德堡出發(因為城市之間距離遙遠,我們幾乎每個早上都在趕時間)。

在海德堡的住宿,我們已經先在國內訂好。這家名叫Kohler旅館是網路上有人推薦的,不過實際去住了之後發現,它在我們這幾天住的旅館中排名倒數第二,這種很像學生宿舍的旅館,感覺上比較適合學生單身自助旅行的時候住,而非蜜月夫妻。而且很糟糕的是,我們訂房時沒有特別註明要「Non-smoking room」,check in時他們已經只剩下smoking room,累積了數十年的煙味不是短短幾個小時內可以消除,雖然旅館那邊很努力的配合我們的要求又是開窗又是噴除臭劑,但我們逛了一整天回到旅館的時候,香煙的餘味仍然飄散不去(這種味道比直接聞到煙味更糟上一百倍,去唱過ktv的人就會知道,如果前一群使用包廂的人抽煙,留下來的味道有多難聞),無計可施的我們最後也只能就著煙味睡覺,第二天早上起床後,包括我們的頭髮、衣服、所有的行李,都染上重重的煙味。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雖然德國有些旅館是全面禁煙,不過也有好一些旅館並非如此,訂房的時候千萬要聲明不住smoking room!

找旅館中,偉柏亂瞄被我抓到


Hotel Kohler


海德堡車站外就是遊客中心


雖然我們早早就離開屋古堡,但是抵達海德堡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中午,我們只剩一個下午可以參觀。逛完大學城之後,剩下的時間不多,在哲人小徑(Philosophenweg)與海德堡古堡(Heidelberger Schloss)之間我們只能選一個,雖然古堡也很吸引人,但是要看德國古堡其實不差這一個,所以最後決定去哲人小徑,緬懷曾在此留下足跡的先人。之所以叫哲人小徑,倒也不是真的以哪一位哲學家來命名,只是海德堡一向是哲學家、詩人鐘愛之地罷了,歌德(Gothe)、黑格爾(Hegel)都曾經是這兒的「常客」。

海德堡大學城主要分布的街道


某系館還是博物館的入口,詩情畫意


古老的學生監獄


無緣一睹的海德堡古堡


哲人之道一開始的時候坡度很陡,不過稍微往上一些之後路就變得平坦,當我們走到有椅子的地方時,正是夕陽西下之際,暖暖的陽光撒在椅子上,一驅之前的寒意。網路上最常見的海德堡照片,就是從這個角度拍下的,大學城、古堡、老橋盡收眼底,我們也拍了一張以茲記念。

哲人之道入口,有個名字叫「蛇道(schlangenweg)」,非常陡峭


哲人之道最高點


最著名的一個角度,古堡、老橋以及大學城盡收眼底


等我們從哲人之道回到旅館,兩人已經腿痠腳麻,不過肚子餓了還是得吃晚餐,所以兩人再度走了二十分鐘回到剛剛的大街上。「學生王子」在國內還算耳熟能詳的老片代表,就算沒有看過這部片子的人,大概也知道片中那位化身為大學生的王子在啤酒屋中跟一大群同學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還在桌子上引亢高歌的畫面。因此在我的幻想中,到海德堡就是要大吃大喝(真沒氣質 一_一)。但是在海德堡我們再度驗證了現實跟夢想的差距。兩個疲累的人用盡最後力氣逛完整條街,居然沒看到什麼值的吃的東西,更別說是啤酒屋還是豬腳店了。大學城耶!大學生最閒也最愛吃東西了,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就在此時,我們看到前方的小巷子透出微黃燈光,那是一間疑似位在地下的bar,雖然從地面上看起來昏暗又狹小,不過裏頭聽起來倒是蠻熱鬧的,想要體驗一下當地學生生活的我們,心想「嘿嘿嘿,總算被我們找到了,非得進去看看不可」,不過我們才一踏進去就後悔,除了昏暗的燈光,裏頭煙霧瀰漫,每個人都像喝了十瓶xo,沒等人來招呼我們,趕緊落荒而逃。

從搖頭pub逃出來,我們的飢餓與疲累已經幾乎達到頂點,我這個人一餓起來或是一累起來脾氣就會不好,現在兩個一起來……,眼看著我面露兇光,偉柏只好帶我去吃在台灣時最不愛吃的麥當勞。雖然麥當勞的食物不論在哪兒都一樣難吃,不過總算是稍解饑渴,也讓飽受折磨的雙腿可以稍事休息。但是食物才剛下肚,坐了一會兒,偉柏就「pss..pss..」叫我看另一桌穿著皮夾克梳著油油頭的年輕人,他正在跟窗外的另一個年輕人互相使眼色做暗號,此時我們的想像力又開始發作「該不會是打算要搶劫還是炸掉麥當勞之類的吧?o_o 還是先逃為妙」,顧不得腳還沒有恢復,我們匆匆離開這裏,回頭時看到窗外的年輕人已經走進去,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就不知道了。

古色古香麥當勞,在德國還看到蠻多這樣「localized」的麥當勞,不過都只有外面美而已


創作者介紹

在海洋裡跳舞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