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較大的地圖
我們的路線是逆時針繞德國西南部一圈,由法蘭克福出發(紅色那一點),這天位置是在路線圖的東南方,點地圖上的地標會秀出地名。

這大概是我們最晚開始找旅館的一天,到加米許-帕坦克辛(Garmisch-Partenkirchen,以下簡稱G-P,中譯實在太長了 -_-)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左右,昏暗的夜色讓我們分不清楚東西南北,而火車站附近的商店也大多都關門,火車站附近看不到任何關於遊客中心的訊息,因為四周看起來一樣荒涼,我們隨便決定了一個方向,往火車站的左邊走,第一家旅館太貴,第二家旅館Roterhahn Hotel(公雞旅館),偉柏只不過坐了一下他們的床,帶我們看房間的小姐就擺出晚娘面孔說「不行,摸了我們的床就得租下來」,某人一被兇就趕緊答應要租,雖然我的心裏萬般不爽,因為我們在G-P會待兩天,被態度這麼差的旅館賺到錢對其他旅館來說真是很不公平的事情,不過木已成舟也只能作罷。第二天付錢時,旅館的小姐說在G-P住宿,除了房價還得另外加收2.5歐元左右的什麼稅,然後可以免費搭乘G-P地區的任何一線公車,買纜車票還打折(但是德國國鐵卷也有一樣的功能呀),每家旅館都一樣,雖然心裏半信半疑,可是都已經住一晚了能怎麼辦,只好乖乖付帳。

又住到動物旅館,今天是公雞旅館


住的地方搞定,接下來就要解決吃的問題。剛剛沿途過來都沒有看到什麼吃的東西,G-P真是個荒涼的地方,雖然它跟我想像中的荒涼法不太一樣。我當初在網路上沒看到太多G-P的資料,只知道如果要去德國的第一高峰-楚格峰(Zugspitze),可以住在G-P這個山中小鎮,所以我一直以為在G-P可以看到很多那種山中的狩獵小屋,沒有什麼現代化設備,但是事實上它跟我們之前去過的其他城市並沒有什麼不同,現代化到不行,只是沒有商店 -_-。

我們沿路走回火車站,換了另一條跟火車站垂直的路,一樣荒涼,只有一家中國菜,一家希臘菜,還有一家咖啡館。雖然我們很不想吃昂貴大餐,不過咖啡館看起來沒人,中國菜看起來又貴又暗,而且在德國吃什麼中國菜啊,還是希臘菜好了,再大失血一次吧!今天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是希臘餐館裏的小弟還蠻可人的,哈哈。

第二天的計劃是上楚格峰,我們向旅館的人詢問了路線之後,他們還推薦幾個在G-P可以玩的地方,然後我們便整裝出發。在G-P的火車站附近有另一個小車站,叫「Zugspitzebahn」,「Zugspitze」指的就是楚格峰,而「Bahn」則是德文裏鐵路的意思。我們本來以為這也是德國國鐵系統的一部分,結果我們很震驚的發現,要上楚格峰還得另外付錢,這是一個私人經營的鐵路系統,不包含在國鐵內,而且打折後的費用是「噹噹噹,75大洋!」,換算成台幣,就是3000元的意思。上去看個山峰就要3000元,兩個人就是6000元,德國佬你們是在開玩笑嗎?我們換了很多種方式詢問「如果有國鐵卷的話,打幾折呢?」「我們付過G-P的那個稅,打幾折呢?」「這個是一個成人的票價嗎?」「確定是75元嗎?」,廢話,票價就是這樣訂的,問一百次還是一樣,這個道理我們也了解,只是一時太過震驚無法接受罷了。就在我們站在售票口猶豫不決時,後面已經有好幾個德國佬付錢買票,偷看了一下他們拿出來的錢,真的就是這麼貴,即使是德國佬也是一樣。唉,既來之則看之,我們都已經安排進行程裏,也到G-P來了,就接受事實上去看吧!

屋頂上的字寫著「ZUGSPITZEBAHN」,Zugspitze就是楚格峰,Bahn是鐵路


小火車嘟嘟嘟


要上楚格峰,首先是搭乘一段小火車,然後轉搭纜車,從楚格峰下來呢,則是先搭地下小火車,再換搭原來小火車回到G-P。當然,纜車跟地下小火車是可以互換的,你也可以上去的時候搭地下小火車,然後下來的時候搭纜車,不過強力推薦上去搭纜車,快要到山頂的時候幾乎是垂直上升,驚險萬分,心臟不好的人可能會當場暴斃。真不敢想像他們當初是怎麼把這個山頂的工作站架起來的!

沿途風光,沒被陽光曬到的地方雪都沒融


看起來附近最高的山峰,不知是不是就是楚格峰


由小火車轉乘纜車,我們又不知道路線了,反正跟人著潮走就是。在這個纜車站居然還得排隊排很久,人超多!


纜車風光


快到楚格峰頂,岩壁幾乎成九十度


由纜車口往下看,小心腿軟


從工作站出來,幾乎可以看到德國的每一吋土地,應該也可以看到附近的國家,不過根本也不知道哪裏是哪裏。周遭都是銳利如刀的山峰,即使站在遠遠的地方看著它,也忍不住心臟一陣緊縮。本來以為楚格峰會非常寒冷,不過當溫度低到一定的程度,對我來說幾乎感覺不出有何不同,它跟其他的地方對我來說一樣冷。山頂有種黑鳥,數量大約數十隻甚至上百隻,黃黃的喙,紅紅的爪,不怕人類,放眼望去,週圍並沒有什麼植物或動物,我看牠們可能是依賴遊客或是工作人員提供的零食生存的吧。

後面那個小星星就是德國的最高點


我跟偉柏難得有機會可以合照


像被刀切過的山峰,忍不住想像如果跌倒在上面會是什麼光景


最左邊是最高峰,中間是德國國境,最右邊是工作站


怪鳥起飛三部曲




在楚格峰有一大面窗子前擺了幾把椅子,偉柏總是說以後我們的家要有整面的落地窗納入足夠的景緻與陽光,在還沒有自己的家之前,就先在這兒拍幾張照片聊以自慰吧,呵。我們從楚格峰寄了張明信片給自己以茲紀念,不知道是我們會先到家還是明信片? ^^

如果時間充裕,躺在這面大落地窗前俯看德國感覺很好


從楚格峰下來,時間尚早,我們前往之前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推薦的景點-Partnachklamm,據說這兒有像太魯閣般鬼斧神工的景色,雖然不能走進去,但是可以站在上方的橋(還是纜車?)往下看。坐公車往Partnachklamm時,公車繞過了大半市區,我們才發現其實G-P並不是個荒涼的小鎮!相反的,它的市中心非常熱鬧,而且有很多精緻的小店,街上都是遊客,而遊客中心就座落在這個熱鬧的市中心,原來荒涼的只有火車站附近,真是錯怪它了。Partnachklamm的入口在某年冬季奧林匹克滑雪場地的附近,我們找了很久,不得其門而入,後來才看到路邊某個小佈告欄說這個地方已經關閉,不知道是永久性的關閉,還是因為冬季已至的關係。雖然沒有看到Partnachklamm,不過我們在附近看到一個如詩如畫的小溪與農場,簡直就像只有電影裏會出現的場景~也算是值回票價。

1936年冬季奧運的滑雪場,感覺有些破落,不知是滑雪季未到還是已經荒廢了


找不到Partnachklamm,附近的風景也十分美麗,小屋流水


還意外走到這個美麗的小牧場


夕陽西下時更美


在楚格峰的紀念品店裏有個店員小弟介紹了當地人很愛喝的一種酒,叫Gluwine,因此從Partnachklamm回來後,我們決定去超市買酒回旅館好好享用一番,順便帶了黑腸(血腸)及白腸各一。因為什麼道具都沒有,我們只能用電湯匙煮,香腸噗嚕噗嚕,我們的肚子也咕嚕咕嚕。可是血腸的腥味超重,本以為煮久一點可以去腥,不過事情並不如我們想像。最後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先吃再說。血腸的吃法是把外袋割開,裏頭倒出來吃,跟一般的香腸不同,不過割開外袋後,滾出來的是一堆又黑又腥的爛泥,裏頭還夾雜著一塊塊的肥豬肉,我只吃了一口就投降,不過向來不浪費食物的汪先生雖然反胃,仍然非常堅持的把它們吞進肚子。為了平復剛剛吃了噁心血腸的心情,我們馬上再把白腸推入滾水,打算用它來沖淡血腸在嘴裏的味道。一會兒,杯子裏漂出韭菜水餃的味道,噁。不過或許這只是味道,吃起來或許還不錯呢~我們又錯了,吃到嘴裏確確實實是韭菜水餃…… -_-' 於是我們只好懷抱著血腥味跟韭菜味入睡……

在旅館裏煮血腸,旁邊那罐就是Gluwine(偉柏我不是有意要破壞你的形象 :p)


美酒加香腸~我只要喝一杯~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