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1006_059 紅毛港_河

在離開了荒野七、八年之後,我再度嚐試回去荒野走走,看能不能幫忙做一些事情。雖然我曾經在好一些組織當過解說員,不過我後來發現我對解說並沒有特別熱愛,只是目前荒野對的人力需求還是以解說員為最大,所以新人抓差還是都以分配解說工作為先。

久違的解說第一場是在新豐紅毛港,雖然之前已經跟他們來探勘過兩次,而且自己在家裏也準備了不少資料,不過神經過敏的我,今天仍然提早了一個半小時抵達現場(還好活動是在下午,不然我即使想要提早到,恐怕結果還是遲到 XD),最後一次確認有哪些點可以解說。果然準備充足是有點幫助,一上場就有如乩童被神明上身,巴拉巴拉講個不停。

可憐了跟我同站的另一位解說員,她因為工作繁忙,之前兩次探勘都沒來,想必也是沒太多時間可以準備資料(當然一定是得肚子裏有點料才敢不準備,像我就是因為太久沒碰這些東西所以緊張得半死,哈)。而且有些人天性謙虛,偏偏我又是那種一見到別人稍有猶豫就覺得我應該接下來講,以免冷場或是讓人覺得怎麼帶隊的解說員都沒有準備的那種人。所以有幾次我問了她要不要帶哪一段,她如果面有豫色我就覺得如果硬推她上場似乎太為難她,只得開口接著繼續講,結果我好像講了太多,而她講了太少 >"<

我的下一站也被我害慘,因為有幾次我們這站講解完畢,已經帶著團員走到下一站,結果下一站解說員還沒來接,我只得帶著他們繼續往前走也順便解說,省得一群人晾在那邊無所事事,可是下一站三個解說員裏頭有兩個是新手,而且負責接人的是新手,老人在準備後半段的遊戲,我後來才發現我把他們那一段的重點講掉,讓兩個人一接到人就慌了手腳,我不是故意的啊  ̄▽ ̄

活動結束之後,忍不住檢討起自己在這種狀況下能不能保持活動的順暢卻還是可以留機會讓別人表現?雖然不是故意的但是有沒有讓別人感覺到壓迫感?至少下次要記得在事前把這些細節先協調好,省得又發生類似的事情。

放個幾張紅毛港的照片上來:

這是今天的重點,朴樹林,枝條簡直像是雕刻出來的
941015_089 紅毛港_朴樹_樹形

「君為女蘿草 妾作菟絲花」 菟絲子,以及它的花,寄生植物,離開寄主就會死亡,所以才會有人用菟絲花來形容依附別人生存的人,不過我覺得這種植物的名稱好可愛,長相也很可愛 XD
941015_069 紅毛港_菟絲花_花

姜家古厝,這可是北埔那個金廣福公館的姜秀鑾的老祖喔,雖然對人文沒啥興趣,但這也是今天的重點,所以只得猛背資料,硬著頭皮上場
941015_111 紅毛港_曬菜,古厝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