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們那時候尋尋覓覓了好一陣子,終於在頂溪捷運站附近找到二十餘坪的二樓房子,每月租金只要八千元,而且房東才剛請人打掃過房子,也重新油漆過,廁所新做不久,看起來很乾淨,空氣更是十分流通,感覺起來再完美不過了。

不過,這一切只是表面的假象啊!

永和老屋示意圖

先說我們搬進房子之前的整理工作,大約就持續了三個週末。因為房東剛請人做了廁所而且也重新油漆的關係,地上有很厚一層灰,這倒也無可厚非,反正搬家前本來就得把房子清掃乾淨。不過明明已經來回掃過無數次,蹲到地上一摸就是會沙沙的,而且這裏的地板可能已經很久沒有清理,磨石子地不是正常的灰白色,是很深的暗灰褐色,用正常的方法,怎麼刷都刷不乾淨。於是第二週,我們帶了更多工具加各種清潔劑,連鹽酸都帶來了。重新把房子掃過一遍之後,來來回回用清潔劑又刷又沖。這種工作簡直不是人幹的,加上偉柏前一天晚上睡覺姿勢不正,背有點拉傷,又被灰塵弄得噴涕連連,口罩濕到沒辦法帶,情況之糟,不忍卒睹。這還只是地板,廚房的狀況也沒好到哪裏去,前一任房客看來不太整理環境,油垢遍布四處。還好用清潔劑刷過兩三次之後,磁磚總算露出白白的臉來,比地板簡單多了。第三個禮拜,我們繼續跟地板奮戰,我實在沒辦法忍受在地上打滾的時候是滾在一層沙上,不過最後我總算認命接受現實,四十年磨石子地的極限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至於十分通風這點,這間房子的隔間應該是房東自己請人來釘的。大概是四、五十年前的流行(?),隔間用的是木板,而且某些隔間的上端距離天花板有50公分,下端則一律距離地板20公分,難怪當初走進這兒會覺得通風,因為整間房子對空氣根本毫無阻擋啊。

於是夏天開冷氣的時候,冷氣會從隔間的上下不斷流掉,冬天開暖爐的時候,也覺得老是有股涼風吹過身邊,我們只好用垃圾袋+透明膠帶,勉強把空隙補一補。對了,忘了說,我們用來當做臥房的那間房間,沒有門,所以我們找了塊麻布假裝它是門,原本的門跑哪兒去了,直到現在仍然是個謎。

除了門,窗戶也是個問題,朝室外的窗戶大小跟窗口不合(木頭放了四十年總是會變形的),所以無法完全閉合,某幾片玻璃上有薄薄的油漆痕跡,室內隔間的窗戶玻璃更是被漆成整片黃,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更奇妙的是油漆師傅大概以為他的油漆乾得很快,漆完後把窗戶通通帶上,窗戶就這樣被油漆硬生生的封死。使盡吃奶的力氣打開半扇之後,幾乎無法再把窗子推回原位,我們乾脆放棄,就讓窗子一直關著好了。

最後一個讓我很抓狂的地方是隔間木板的下方。前面有提到隔間木板的上下都有空隙,上面的部分看不到也就罷了,打掃的時候用刷子、抹布揩一揩就當作應該已經處理乾淨,可是我只要一坐下或是一躺下,我就可以感覺到隔間木板下方的污垢在我身邊,只要手一伸腳一跨就很可能會不小心塞到隔間下方挖到污垢。當然這種想像似乎是有點太誇張,而且我們之前也已經很努力的把可以清得掉的污垢都刷掉,不過它對我來說仍然是整間房子最陰暗的一個角落;附帶一提,這種事也不是不可能,我五次洗手其中有一次就會把手指塞到水龍頭下方的溢水口,再塞進去一點大概就可以把洗手台內壁的污垢刮下來 >_< 噁,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總是洗手洗得太忘我。總之雖然後來已經用垃圾袋把縫貼住,這種陰影還是在我心中揮之不去。

幸好沒住幾個月,偉柏就換到新竹工作,順理成章的跟房東太太說我們沒辦法續租,也總算結束了這段跟老房子的孽緣。

PS. 寫完突然覺得我們兩個是白痴,很多房子問題都是顯而易見的,不知道當時的腦袋裏到底裝了什麼啊~



全站熱搜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