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住院已經堂堂跨過第二週,這幾天去看牠的時候精神偶佳,還跳出來要我抱,可是現在指數還沒降到正常,而且仍然在下降(代表還有希望),較糟的是沒食慾,還得再住一陣。/_\ 這兩天也檢查出牠的心臟有房室傳導阻礙(查了一下,是某種心律不整),有可能是因為腎臟造成離子不平衡引起的。

最近為了咪的事情跟爸媽起了很多爭執,害我自己也萬分苦惱,嚐試治療真的沒有必要嗎?我才不相信如果人自己生了這些病,真的可以看開完全不治療,如果說是已經病入膏肓得做很多痛苦的治療或靠外力維持生命倒還比較可能。之所以可以放棄得這麼容易,或許只是因為牠是隻貓吧。

偉柏說人都是如此,將自己看得比其他生命重要,的確,我同意而且我也是,只是我覺得這並不是可以輕易原諒自己的藉口。如果牠是獨立生活的貓咪,牠可以為牠自己的生活負責,牠拉肚子是因為牠不會分辨食物好壞,牠搶不到好地盤是因為牠不夠強健,可是被人豢養的貓,這個責任到底該歸在誰的頭上呢?我無法厘清,我覺得我沒有權力為牠的生命做決定,這是我不想養寵物的原因之一。而家裏已經養的這兩隻,既然已經養了,只能認為我們該對牠負起責任,我們怎麼對待自己就要盡量怎麼對待牠(當然,是精神上而不是說要吃一樣,對牠反而不好)。

或許有人會說,把責任想得這麼重,那誰還養寵物啊。如果真有一天情勢如此發展,那倒正中我下懷(雖然我覺得這一日永不可能到來)。把動物關在家中,甚至為了人類的喜好培育出形形色色的變種貓狗,在這過程中不知道死掉了多少動物,又製造出了多少先天具有缺陷的動物,這件事情的本身就令我無法接受。我並不認為人類跟動物需要劃清界線,老死不相接觸,只是如果不要用那麼變態極端的手法囚禁動物、改造動物,而能以做朋友的心情接近牠們,想念的時候帶個食物造訪牠們,牠們想跟你玩的時候就來靠近你,不想理你的時候就跑得遠遠,這樣不是很好?

回到咪咪,我沒那麼了不起願意為牠傾家盪產,我也並不想逆天而行即使牠插著呼吸器也要牠不能斷氣,其實不論是貓的命或人的命都受到經濟的限制,而且死亡的確原本就是無可抗拒的終點,我只是覺得現在還不到放棄的時候罷了。


    全站熱搜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