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柏剛到搬回家住的時候,其實有一段時間我覺得這樣還蠻不錯的,畢竟從他回國到婚後一個月,我們幾乎每天都黏在一起,「小別勝新婚」不是沒有道理~

不過這種情況沒維持多久,我就已經開始覺得很想念他。有一段時間甚至不管看到什麼「永和時代」的物品,都讓我覺得懷念不已……腳上穿的那雙紅塑膠拖鞋,本來有另一雙藍拖鞋陪著它,還有我們在永和的家裏放在櫃子上的紅茶包,是因為在永和家塗四壁,沒有泡茶泡咖啡的器具,只得買紅茶包濫竽充數……還好大部分的東西都堆在他家,不然我恐怕光看這些就會心碎而死…… -_-''

在永和的時候,每天晚上都有一些固定的儀式要進行,他來公司接我下班,然後就一起去吃晚飯,在外頭晃來晃去,最常做的就是去逛書店,去逛超市,去買水果,回家通常都已經八九點,兩個人一起趴在地上唸書或是上網,當然整理房間,洗洗衣服也是免不了的。有好幾次唸書唸到悶,儘管已經十一點,兩個人穿著藍白拖鞋就跑去隔壁的博愛街散步,坐著聊天,博愛街上有個楊三郎美術博物館,整條街都鋪上石磚,還有美麗的路燈以及石頭椅,可惜那時候博愛街上沒有房子要出租,否則住這兒倒是十分理想。

分居了一段日子,總算我們又即將「破鏡重圓」,一起搬到新竹,想到就覺得十分期待。雖然現在他的工作沒辦法像之前那樣早早下班,兩個人晚上四處閒晃,我開始開店之後,更有可能連週末時間都得賠進去,但是畢竟晚上能抱著他聊天,早上起床可以在他身上滾來滾去耍賴,這樣就很幸福了…… :)

[圖即為讓我魂牽夢縈的"牽ㄊㄨㄚ"]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看了這個拍攝計劃,讓人覺得很感動。

其實我雖然天生特別支持弱勢族群(包括非人類),但我並不是那種特別關心原住民問題的人。這部短短的片子到底讓我感動在何處呢?我也說不上來,只是覺得拍得好美好美,把台灣的森林拍得好美,把原住民拍得好美,莫那魯道及其他霧社事件原住民的勇士形象以及為了某種精神犧牲奮鬥的歷史,讓人覺得動容。當然,計劃拍攝這部片的導演以及工作人員們這種努力完成理想的勇氣,更是十分令人嘉許,讓人不禁很想捐款協助他們完成目標。

期待看到這部片的完成。

塞德克.巴萊
http://www.seediqbale.com/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跟N聊天的時候談到,要在什麼時機點跟對方在一起,實在是很難拿捏的事情,搞曖眛搞太久,對方說不定就跟別人跑了,但是如果一看對眼就決定要在一起,在相識不深的狀況下,或許會傷了別人,也或者被傷害。

這樣說起來,我跟偉柏還真不是普通的幸運呢! :)

當初相識是在大一的青澀年紀,運氣很好的,兩個人那時並沒有在一起,讓我們有更多時間以朋友的身分了解彼此,也讓我們有時間慢慢蛻變為現在這個樣子,我們自己都還算滿意的這個樣子。然後,我們在一起了。

跟偉柏在一起的日子,當然也是會有爭吵(通常是為了無聊的小事,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起爭執,居然是為了抽煙這檔子事,問題是,我們兩個都不抽煙啊!不知道兩個人在堅持什麼東西…… -_-''),但是一方面是我們比起以前,都更懂得爭吵該怎麼進行才能達到有效溝通(我是這麼覺得啦,不過他一開始的時候常常氣得半死 :p)。

跟他在一起,常常讓我笑到在地上打滾,而回想起在一起的時光,總是讓人不自覺覺得甜蜜開心。打從以前就知道,我是個感情穩定之後才有辦法安心發展其他事情的人,所以擁有這樣的一段關係,對我來說真是再幸福不過的事情。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1 Thu 2001 00:00
  • 休學

為什麼要休學?

這個問題以及一連串的相關問題,我已經被問過無數次。但這麼重大的決定與改變,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大致上來說,一直被問到的有這幾個問題:

第一,妳到底還喜不喜歡唸植物呢?

這個問題又可以拆成幾個層次,我喜歡生物學嗎?我喜歡唸生物學嗎?我喜歡做生物學方面的研究嗎?

喜不喜歡生物學?這個答案是肯定的,生物對我來說是非常生動有趣又豐富多變的,而在生物界堣]存在著許多有趣的現象讓人很想去了解。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an 07 Sun 2001 22:09
  • 信仰

信仰與信任,實在是很奇妙的東西。

你信仰什麼?信仰人性本善或信仰人性本惡?信仰信任或信仰懷疑?

我到底該相信什麼?我常常這麼考慮著。很多聰明的人往往認為自己看透了一切,雖不至於憤世嫉俗,但常常「鐵口直斷」的分析所謂事情的真相。政客自私、男人不忠、學者貪婪……事情真如他們所形容的如此嗎?

實體世界獨立於人類的思考之外,但人類眼中看到的世界卻受到自己的思緒所影響。喜歡過著簡單快樂的日子,所以選擇信仰信任,選擇信仰單純,選擇信仰美好,雖然我同時也清楚的知道,人性其實並不完美。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0 Sun 2000 00:00
  • 時間

朋友們總說:「妳好忙喔!」我只能報以苦笑。

我忙嗎?其實並不然,大部分的時候我是過得很悠閒的。我的時間到底跑到哪裏了,我自己也很懷疑。

認真觀察了一段時間後,我終於能歸納出一個小小的結論。除了那些吃飯睡覺的例行公事,我的時間大概有百分之五十以上是花在我自己身上,又有百分之三十以上是花在別人身上,其他的時間扣除掉瑣事(例如交通),才用在課業上。

有哪些時間花在自己身上?像做做白日夢、擬定計劃(這好像也算是做白日夢啦! ^_^)、學學東西……等等,最重要的時間支出,是「讓自己覺得舒適」。

「讓自己覺得舒適」?這是個很奇怪的說法,可是我也只能這麼說。睡覺、弄一頓豐盛的早餐、整理房間、看小說、寫日記……都花掉很多時間。例如開始看書前,我一定要先把房間整理過一遍,衣服折一折、書堆成一落一落,好莫名其妙的習慣啊!至於睡覺、吃飯,剛剛不是已經被扣掉了嗎?不過那邊扣掉的是正常的睡覺、吃飯時間,我這個人是沒有大事就一定睡覺睡到爽,偶爾覺得良心過不去,會拜託媽媽早點挖我起床,不過通常她的morning call沒啥效果;另外,心血來潮時,就會走到很遠的地方去吃我想吃的東西……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熱衷於保育,不知起於何時了,只記得在國中還是高中的週記上,我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大篇關於地球臭氧層破洞的心得感想,自己都覺得被自己的文章感動,哈哈。大學聯考時把自己喜歡的志願填一填,不小心就進入了森林系資源保育組,從此與保育結下不解之緣。

到底為什麼對保育如此熱衷呢?跟我當時的個性有些關係。我一向是那種覺得世界必須維持公理正義的人,對於人類如此壓迫環境與其他的生物非常看不慣,好好的東西放在那兒,幹嘛要去破壞它?

進大學之後,沒有了聯考的壓力,生活突然變得很自由,也幾乎可以過著我自己想要的生活。這時我發現,自己卡在兩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中掙扎,雖然不論如何,我都認為生活該讓自己快樂,但快樂的來源卻是可以全然不同的。一種是從小遵循的價值觀,讓我覺得人生該有個遠大的、有意義的目標,人該為了大愛而活,生活應該過得簡樸,資源要做妥善的利用,另一種則是認為人生的目的唯享受而已,與自身無切身關係的事,我又何必費心?愛買衣服就買,愛去玩就去玩,人生苦短,若不好好享受卻把時間花在那些沒有切身關係的事物上,真是和自己過不去,地球毀滅了又如何,反正有很多人陪我。當然,這兩種價值觀不見得是絕對對立的,一個喜歡享受的人,也可能會去流浪動物之家當義工,但基本上這是兩種不太一樣的生活模式。

這個問題真的困擾了我非常久,大二的時候我曾經為了這些想法,認真的考慮我是否該退出國標,因為國標真是個吃喝玩樂的罪惡淵藪∼哈哈哈∼∼∼一直到上了研究所,我還常常問我自己:「妳到底要的是什麼?」

這些問題,逐漸有了答案,我愈來愈清楚,對我來說,人生是非常虛無的,人生有什麼意義?沒有。人,或說生命,只不過是機率下的產物罷了。人生不需要過得太嚴肅,想玩就玩,想享受就享受,想要美麗的衣服就買(當然,要怎樣規劃去享受生命<金錢與時間的配合>,那又是另一個議題了),享受生命是不需要有罪惡感的。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27 Sun 2000 00:00
  • 害怕

害怕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別人面前,這是一種很莫名其妙的情緒,但我就是無法改變它。我不希望別人看到我軟弱的樣子,不希望別人透悉我無助的感覺,即使是很親密的好友也不例外。這並不代表我不希朢別人了解我,我只是莫名其妙的會掩藏自己低落的情緒。

所以在別人的面前,我總是開心的,堅強的,也許,這是我希望給別人的形象吧!當然,這其實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我,所以我更加害怕別人看到那百分之一的我。

不過人是會改變的,或許哪一天我能夠克服自己的恐懼也不一定。 :)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6 Wed 2000 00:00
  • 獨處

剛上梅峰時,對於可以獨自一人住在山上是極興奮與期待的。在家雖然自己擁有自己的房間,但畢竟是和家人住在一塊兒,沒什麼獨居的感覺。在梅峰就不同了,幾乎與世隔絕,雖然有一台只有五、六個頻道的電視陪伴著我,但再怎麼說,那只是被動的接收資訊,而不是與人的互動。唯一會遇到人類的機會,就是一天一次的晚餐囉!所以一天之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時間,我都是獨自一人的,想講話也沒辦法。白天得去做樣區,晚上就是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了!

一開始,在上梅峰之前,我總是充滿希望的計劃這次上去要做的事,看看書、聽聽音樂,享受屬於自己一個人的時光,沒有人會來管我做什麼。可是這樣的日子我才過沒幾次就厭煩了……啊∼∼∼∼實在是受不了∼∼∼ =_= 我討厭總是自己一個人,雖然真正獨處的時間只有一、二天(星期六、日會有我找來幫忙的人)。人的生活是需要平衡的,我最近為了論文已經很久沒跟朋友出去玩,也很久沒跟朋友講電話哈拉,所以我現在需要的,是跟一群人七嘴八舌的狠狠聊上數天數夜,而不是自己一個人抱著棉被發著呆。也難怪每次上梅峰都會覺得好想回家……嗚~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6 Sun 2000 00:00
  • 改變

人的改變有時候蠻不可思議的,無法預期什麼時候發生,也無法預期會朝哪個方向改變。

從小就是那種房間非常髒亂的人,跟妹妹共用一間房間的時候,常常是她的那半邊井井有條,我這半邊一片混亂。後來房間分開了,我的房間仍然保持一貫的混沌。還記得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同學來我家,看到我的房間實在忍受不了,「渟渟,我來幫妳整理房間啦!」,結果翻開桌面上雜亂的書本、講義,嚇然出現一隻蟑螂乾屍…… =_= 媽媽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也是「渟,整理一下房間。」而我也總是把它當成耳邊風,因為我壓根兒不覺得這樣對我帶來什麼不便。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大學還是沒什麼改善(當然,偶爾會稍稍整理一下,讓地板可以重見光明),直到考完研究所……為了要考研究所,我的房間已經n個月沒有整理,東西一層堆一層,於是我花了二個禮拜的時間,一天整理一些些,總共丟出了不下二十包的垃圾,房間煥然一新。現在我已經變成那種房間稍微亂一些就受不了,即使正事還沒做完,也得把房間稍加整頓才會覺得心滿意足的人。房間亂的時候,我甚至會睡不好覺,因為覺得混壓的房間給人壓迫感,而且混亂的環境讓我覺得呼吸困難。

後來想想,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改變,是因為我以前是那種對環境的敏感度非常低的人,環境如何,根本不會影響我。另一方面,我也是生活非常散漫的人,我常常搞不清楚何時該註冊,何時開學,何時該完成哪一項作業,生活都已經一片混亂了,還去管到房間怎麼樣嗎?個性改變,是我對生活環境態度改變的原因,但個性的改變卻是無因可循的。

小時候的我,也是非常不注重打扮的人,一方面神經很大條,一方面被社會洗腦:外表不重要,我也就覺得不必去理會那種東西。但隨著對自己的了解愈來愈深,我才知道,外表怎麼會不重要?外表重要得很。姑且不論其他人對外表的看法如何,至少我就喜歡美麗的事物,喜歡帥哥,喜歡美女,喜歡裝扮得宜的東西,既然本性如此,何必一再的欺瞞自己說不在乎外表呢?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an 01 Sat 2000 00:00
  • 實驗

這個學期為了修動物生理實驗,殺了不少隻青蛙。其實我是不敢下手的,雖然在高中時,我曾是我們那組負責殺青蛙的人。那時不是不覺青蛙可憐,而是覺得與其被那些不敢下手所以下針不乾淨俐落的人折磨,不如我心狠手辣一些。多年後的今天,我卻成了那種躲在角落裏想著能不要我動手就不要我動手的人,不知怎麼,就是有種心理障礙。幸好同組的人都還算下手俐落。

一向最討厭的就是人類為了自己而迫害其他動物,從彖養寵物、拿動物做實驗到吃動物。這樣的事情可以是長篇大論,從人類怎樣的行為符合自然?到維持自然就是至高原則嗎?但今天姑且不論這些,我就是無法忍受這樣的事,尤其是需要親自動手時,看著青蛙痛苦掙扎,不但眼淚都快掉下來,也覺得幾乎要休克,得不時抬起頭來看看牆壁、天花板轉換一下心情。只要稍有同理心的人,應該都能體會那種被一根長針從頸錐刺進去,攪碎脊髓與大腦的感覺,如果沒有插好,還得在你的皮膚與肌肉間不停翻攪,直到戳進你的腦子為止。那會是多麼痛苦的感受啊!

不斷想起一個獸醫系學生為了反對拿動物做實驗而休學的新聞,而我,卻沒有勇氣做這樣的事,為了拿學分,我選擇當縮頭烏龜並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一個學期一組也不過殺個四、五隻青蛙吧?平均一個人也才殺一隻,比平常人一天吃掉的動物還少呢……」但我的心裡明白,這都只是藉口,說穿了只是自私與怯懦罷了∼ =_=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