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回家以後大致上沒什麼事,只再流了一次水,今天一早起床本以為已經好了,不過一上廁所又開始 =_=''

想想覺得很不安心,決定到國泰再做一次檢查。同樣驗不出羊水反應(跟昨天一樣,是在沒有流出液體的時候測的),但是值班醫生說我的羊水的確看起來比一般人少一點,胎盤也過低,跟遠在台南休假的產檢醫生通過電話後決定讓我住院安胎。

駱醫生真是有夠認真,明明就放假回台南,還要電話遙控這裡,而且跟我解釋完又跟阿汪從頭解釋一次,非得讓兩個人都清楚的了解狀況才行。

於是,我就這樣住院了……

我跟護士小姐要了幾張石蕊試紙,在流液體的時候自己測幾次,的確應該不是羊水,一點變色的反應都沒有,不過如果不是羊水,什麼東西會流量那麼大呢?每次都有3-5cc呢,怪了。

可憐的阿汪很忙碌,辦完住院手續已經中午,他要先送水蜜桃去給大姑姑(原訂行程),然後回家去收拾細軟,再幫我租漫畫、買午餐,然後去移車(畢竟要停隔夜,不可能一直停在停車場裡),搞到三點多還沒吃飯。

我很不忙碌,但我也很可憐,住院手續都辦好了才發現原來我在住院期間不能離開這張床!我以為我沒有這麼嚴重的!連上廁所都要在床上 >"< 所以護士吩咐我們要有一個親屬24小時陪伴,畢竟護士不可能隨時來伺候我上廁所,或是幫我拿東拿西。

這下子可頭大了,要阿汪臨時請假很為難,可是如果他不陪我,那我還能找誰?苦思良久,好像還是只能找兩邊的爸媽,看他們能不能各來一天,加上阿汪一天,至少可以撐過三天,我應該不會住那麼久吧?先打電話給我爸媽,他們又打給新竹的姑姑們,還好大家都很熱心,二姑姑跟小姑姑都說可以輪班陪我,爸也說他可以來,呼,這樣阿汪連禮拜一都不用請假了,專心上班去吧!

隔天一早先被送早餐的大姑姑吵醒,不過實在太早,爬不起來,迷迷糊糊瞄了她一眼就倒回去睡。

接著爸來了,輪值白天的小姑姑來了,汪爸媽也來看我,病房頓時熱鬧起來。不過畢竟隔壁兩床都是剛生完的媽媽,需要靜養,他們看完我就就轉移陣地到門外聊天。

傍晚,下班的二姑姑跟大姑姑也出現,今天看到好多姑姑,真是非常熱鬧的一天。

而我整天做了什麼呢?

躺在床上還能做什麼?>"< 看書、看漫畫、聽音樂,躺得我脖子都快歪掉了,安胎真辛苦,我要回家!!

本以為星期一醫生不會出現,畢竟他的門診是星期二,護士也說他每次放假大約都是三、四天,不過下午醫生出現了!再度檢查仍然覺得不是羊水,不過我的羊水的確比較少,只在及格邊緣,而胎盤的位置目前看起來是完全性前置胎盤,這是比較需要注意的地方。

認真的駱醫生仍然覺得他要當面跟阿汪解釋,於是晚上阿汪來了以後他又從家裡過來,鉅細靡遺的講解前置胎盤及羊水過少的種種症狀及危險性,把我們兩個嚇得半死,阿汪聽完後更加強了他要用鏈子把我鎖在家裡的決心 >"<

我也被醫生講得心驚膽顫,深切反省之前太過輕乎的態度,不過我還是覺得小心歸小心,胎盤的位置還會變化,過兩個月再來擔心應該還不遲,太早擔心前置胎盤只是嚇自己罷了。希望早日擺脫前置胎盤啊~~~

醫生說再觀察一天,如果沒有再出血、流水,星期三早上就可以讓我回家。不過汪爸媽也很擔心我的狀況,因為在新竹白天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如果常得要開車出去覓食或是自己煮似乎會太累,我也沒辦法做家事,所以乾脆到他們家休養,有人可以照顧,大家也比較放心。事情拍板定案,星期三回家處理一下事情以後我就住到龍潭了。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