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之一

紅酒與小白花(9501之13)
──三餘隨筆系列之11

當你情緒不好的時候通常都做什麼事?

我知道有很多朋友會喝酒。

我通常都會看電影,看特定的幾部電影。

從上星期立法院通過幾項非常離譜的預算決議案之後,情緒就非常鬱悶。

這些天也與幾位環保團體的前輩碰面,看看大家還可以做什麼,尼采說:「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因此雖然情緒很差,還是不斷地告訴自己,不能放棄努力!

上星期六一如往常的日子,排滿了活動。

上午仍舊到診所看診,下午連開了兩個會,一個是第四屆荒野顧問會議,一個是荒野理監事會議,晚上由理監事們出錢請秘書處專職伙伴們吃尾牙!之後,十點鐘,應某位出版負責人之邀,介紹我認識幾位文藝界的前輩與從政的朋友。

雖然與大部份朋友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大伙卻覺得很自在熟悉、或許,大家都是不死心的人;即便國事塘蜩時局混亂,大家沒有表現在言辭應對上,但是酒大家都喝了不少!

想起戴夫.藍克所唱的老歌:「最後的召喚」,其中的歌詞: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酒如利刃腦子碎成片片,

反正答案一點也不重要,

問題也就無人提及。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有一句話我們永遠不說出來,

唯有一顆玲瓏剔透的心,

他就會曉得何時心碎。

我們跟蹌走出酒店,

像一群麻木不仁的舞者,

每個人都知道他必須問什麼,

每個人也都知道答案會是什麼。」

開車回山上途中,有點擔心碰到警察臨檢,雖然我知道我意識還很清楚,但是我也知道今晚紅酒喝得相當多。幸好夜深了,所有的警察都已收班休息!

哦,你想知道我到底看了那一部電影?

是「真善美」,那部老掉牙的「真善美」。

通常我心情不好,情緒沮喪時,我就拿這二、三部歡樂愉悅的「歌舞電影」來看。這二十年來,也不知道反反覆覆看過多少遍了!通常效果都很好!

可是,這一次卻麻煩了,因為看到劇中男主角唱的小白花歌詞,卻又令人感傷起來

Edelweiss, Edelweiss
小白花小白花

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
每天早晨你迎接我

Small and white, clean and bright
小巧又潔白純潔又明亮

You look happy to meet me
你看起來滿心歡喜與我相遇

Blossom of snow may you bloom and grow
在白雪的花朵下成長開花

Bloom and grow forever
綻放茁壯直到永遠

Edelweiss, Edelweiss
小白花 小白花

Bless my home land forever
請永遠保佑我美麗的家園

請問誰能誰能保佑我美麗的家園?

李偉文ㄉ網站可直接點選上網:野榕客棧http://banyan.sow.org.tw/

李偉文最近寫ㄉ文章可直接點選流覽http://hk.groups.yahoo.com/group/weiwen

加入李偉文的聯盟,請mail到:weiwen-subscribe@yahoogroups.com.hk


文章之二

Subject: 治水1410億…

夥伴們好,
本來昨天是一個讓我非常高興的一天,
看到這麼多荒野綠活圖的夥伴.實在是一樂也.也看到無窮的希望.
但很可惜,回到家飯後看報紙,報載立法院通過1410億治水的經費,
而且這些經費有一部分可以免進行環評.看到這則新聞,可以說是震驚,
還好是晚飯後才看,否則會影響我一天的心情.
更感嘆政治人物的破壞力居然可以如此之大.環保署將更確定變成無用的"花瓶".
之前的八年八百億被大家批計畫粗糙,而立法院中的少數人居然如此專業,
可以在密室中,不到幾個小時很有效率的討論出這麼[有效]的計畫.
國內由於政府長期不重視環境保護,一大堆問題如地層下陷、上游水土保持、
無節制的開發、排水道淤積阻塞、盜採砂石、海岸後退等等一再被提出來,
而這些根本的問題通常被忽視,更沒有真心去解決.
使得水患愈來愈嚴重,更離譜的是有些地方下大雨反而沒水喝.
因為水質太混濁自來水公司無法處理.這已是世界級的笑話.
治水經費通常都由地方執行,而地方政府所想的方案幾乎都是一堆求速效的
鋼筋混凝土工程,堤防一再加高,只要想到將有更多或更高一排排醜醜的堤防,
我就覺得晚上可能又要作惡夢,沒錯,新建或加高堤防確實是短期內治水最有效的方案,
但這只是治標,花大錢加高堤防,確實有可能一、二年內不會淹水.
但之後呢?根本的問題若沒解決,必然又會再淹.還是倒楣碰到時,
再歸咎於[天災].還是那時已過了一段時間了,
誰倒楣誰去解決吧!絕對不是現在的決策錯誤.
再不然就是再編更多錢蓋更高更堅固的堤防.想起來就覺得恐佈.
幾千年前鯀及禹的故事就已告訴我們,治水不能只用防堵的方式.
水是一個有趣的物質,它很柔,摸它它不會抗拒,好像沒什麼力量,
但也無法傷害它,抽刀斷水水更流,而想檔它,更是困難,
它的力量一旦發威,可以搬土石,移山倒海無堅不摧,
水在自然界中,一般是在一個平衡的情況下循環.但若是不平衡時,它就會造成災害.
土石流及水災,政府經常說是天災,但事實上,人禍其實才是最大的原因.
地層仍然每年下陷,上游水土保持差,中下游不該開發的洪水平原仍然一再開發,
河川到處採砂石,河床降低,排水道淤積或垃圾阻塞...一堆說不完的問題.
在下游作鋼筋混凝土工程,只能治標,不能根本解決問題.
水患還是不會因此就沒有了.
我們是一個海洋國家,也有不少河川,但我們的人民並不親水,
因為被一排排的堤防阻隔了.再想想看一千多億的工程將需要多少砂石,
河川若會哀號,一定會很痛心,因為不知將要由他們身上挖多少砂石來供這些工程使用.
且由地方來執行這麼多大工程,真不知那位水利專家願意
出來為這些工程的品質背書.還是反正只要保固一、二年就表示有效了.
這些龐大的經費是在密室商量的結果,實在很難想像
會是由水利專業來考量,而不是政治分贓.希望我這是小人之心.
只不過,我也為國內的水利專業感慨,居然立法院可以不需要水利專家就能提出
經費這麼龐大的治水方案.
萬里長城已是一個古蹟了,不會再有人去建長城了.
然而我們卻正在建一個新的堤防長城,
以後我們又將拿回我們失去已久的名聲[臺灣寶島],
只是之前的是美麗之島,而現在是極醜陋的
臺灣[堡]島.(註: 荒野協會李偉文理事長曾用此名詞形容國內濫用消波塊的情形,
不過我看這一千多億的經費將更快的建設出臺灣[堡]島,且不到三年就可完成.)
我實在不知如何監督這一千多億,我希望呼籲全民一起來監督那一千多億.
但依我過去的經驗,又知道能得到的效用很少.相信已有不少利益團體等著瓜分這些錢.
要對抗這些團體非常困難,尤其是政府也可能與這些團體站在一起,不會改變政策,
很無奈.政府資訊公開法好不容易已於去年底通過了,
而我們的重要決策居然還是在中密室進行.
看來我還是要把時間多花在荒野綠活圖及書香再傳等計畫,好好作好它們,
希望能在大家合作之下.讓更多人一起來關心我們的環境. 我相信十年後會看出效果的

菁砡昨天問國內是否有一般人可以看的永續發展的書.
這個問題讓想了一下.加上我打算去教通識課程.我決定也把
"寫一本給一般人看書來介紹永續發展"當在我未來將進行的工作之一.


文章之三

黑色星期五國土沈淪日
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

這一兩天國會的政治分贓,赤裸裸地暴露在國人面前,且變本加厲,連違法之提議都有「利委」提出,實令人嘆為觀止。尤其原本就應刪除、且在選前被在野立委譏為政治綁樁的八年八百億治水預算,在選後反被其加碼至1,416億,並在上個黑色星期五通過,使得這一天可稱為「國土沈淪日」,而今年將是「新造災運動元年」,如某位環保人士所言。

今日我國的河川之所以如此支離破碎,被水泥塗抹地面目全非,正是這些不問治水目的,只問私人利益的不當治水工程。這種假借名目大吸國庫之作法,讓河川兩旁的濕地一一消失,喪失了滯洪功能,更讓許多美好的濕地生態因此滅絕。同時,河川補充地下水的功能亦大幅減少,而不當的攔砂壩,更為土石流蓄積了彈藥。再加上集水區因不當開發所造成的水土保持破壞,河川的生命一一死亡,並成了折磨生靈的災難源頭,這其中尤以大甲溪與大漢溪為甚。這種種都違反了大眾的利益,而這卻是由我們納稅人的血汗錢所鋪陳出來的,真是令人情何以堪!

在這被加碼的治水預算中,包括原住民、偏遠地區、離島地區等治水方案366億特別預算,以及僅8個條文、6年內要花完的石門水庫治理方案250億。試問這些偏遠地區與離島地區需要那麼多的治水預算嗎?是不是又要多出許多野溪整治工程,把許多原本好好的小溪,整成整整齊齊的水泥化排水溝才行?而石門水庫治理方案的詳細內容又在哪裡?另外,這一千四百多億這麼龐大的經費下放到地方,在地方缺乏普遍人力與能力規劃、又急著要將這大筆經費消化掉的壓力下,可想而知我國的河川又要進一步地水泥化,一條條的水泥堤岸將奪去河川殘存的氣息。唯一得意的,正是那些荷包滿滿的立委與水泥相關業者。

過去數十年來,政府所建構的工程建設等於為地方帶來繁榮的一套邏輯,已被這些惡質民代濫用成國庫的吸血工具。人民所寄望的大有為政府,年年推出許多公共工程,馬路與河川常常挖呀挖,可是人民的生活與環境品質卻愈見低落。在黑色星期五過後,我們除了寄望檢調單位能夠全力調查出朝野這些黑心立委與相關行政部門的利益輸送管道並嚴加查辦外,我們也期待全體人民站出來制止這一場浩劫(如公投解散國會),而且不要再相信那一套拼經濟、拼建設的口號。我們不希望政府再推出那麼多且沒必要的公共工程,我們只希望政府做一個小而美的政府,將治安與金融秩序管好,杜絕非法棄置與盜採砂石的行為,讓廢棄、污染排放與汽機車的數量減少,並將比較窮苦的人民照顧好,讓我們的納稅錢真正能夠鋪陳出社會公平正義、環境品質永續、與產業經濟合理化的一條康莊大道。

爭議環保法案立院競加碼環保團體:解散國會中央社2006-01-1617:16(中央社記者陳鈞凱台北十六日電)立法院表決通過將「八年八百億」治水預算,加碼至新台幣一千四百多億,並以凍結預算方式強迫行政院執行蘇花高動工,引發環保團體強烈不滿,上百個環保團體今天串聯發起活動,支持行政院提出覆議案,並呼籲解散國會,終結亂象。立法院在會期最後一天,三讀通過治水條例,並將預算由原本的八百億元,增加到一千四百一十億元,引發外界強烈質疑,這是假治水之名,行政治分贓之實;加上以預算綁政策方式,強迫蘇花高動工,更讓環保團體痛斥是「政治綁架」。包括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綠色和平組織、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及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等上百個國內環保團體,下午主動召開記者會,表達支持行政院提出覆議案的立場,並呼籲若覆議不過,應立即解散國會、重新改選。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秘書長何宗勳表示,這次立法院審查預算的過程,讓人民再一次見識到赤裸裸的政治分贓,立法委員只有審查預算的權利,並沒有任意增加預算、乃至干預行政的權利,環保團體也許是「小眾」,但即使是「狗吠火車」,也要號召全民共同來抵制國會亂象。「全國人民都該站出來,好好管管立法委員」,台灣綠色和平組織召集人林聖崇強調,如果法令無法約束立法院,就該換人民的力量來監督國會,否則立法院只會變成台灣的亂源。林聖崇說,立法院通過治水條例跟蘇花高的經費約二千五百億元,但是因錯誤工程規劃可能衍生的環境災難,卻是花費五千億也挽救不了,前年艾利風災過後,全國各不當水利工程造成的浩劫殷鑑不遠,台灣不該學不會教訓。環保團體表示,將公布所有支持不當法案的立委名單,號召民眾共同杯葛;環保團體明天也將拜會行政院長謝長廷,要求提出預算覆議案,若覆議不過,則呼籲立即解散國會。

文章之四

Subject: 切段發包朝野密室分贓

看看國民黨智庫之前對八年八百億的批評,再看看最後的結果,真可謂昨非今是啊!

八年八百億水患治理特別預算案錯誤百出

永續發展組副研究員胡思聰

行政院於五月十八日提請立法院審議的《水患治理特別條例草案》,執政者雖然口口聲聲是著眼於以蒼生為念、籲請朝野發揮「人溺己溺」的情懷,迅速通過特別條例立法及八百億元的預算,以拯救易淹水地區民眾的身家財產。並無時無刻不將此案的急迫性與必要性置入性行銷,自吹自擂說是「將原本八十年才能完成的工作,一次解決,縮短於八年內完成」、「二年內就可以大幅的改善,讓二百五十萬人免於水患」、「使排水工程完成率提高至百分之六十」及「每年減少各項損失約達一百二十億元」等等。但是國人只要看完所謂的「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綱要計畫」報告內容,就可以知道,以上那些美麗的遠景完全是信口開河,絕無落實推動成功的可能。這些屬於計畫內容浮誇層面的評論,媒體及專家學者已經為文批評甚多,不再贅述。

其實比較讓國人擔心的應該是官員的存心欺騙心態。用錯誤甚至是故意假造的數據,來美化遠景、矇騙審查者。睽其用心,執政者不是認定了國中無人,就是把全國民眾都當成了白癡,否則不敢如此囂張。再不然就是經濟部、經建會及行政院等首長不專業、不用心,竟然讓錯誤百出的規劃報告書通過審核,送往立法院進行報告及要求審議。這樣的執政團隊豈止是「顢頇」兩字可以形容而已。茲僅舉其中一項,也是最重要的一項,工程效益評估為例,簡直錯得離譜;而且這一項錯了,等同全案皆錯!可是這樣的重大錯誤如果沒有被發現而照案通過,未來將演變出一連串後續尾大不掉的龐大額外成本累積,使原本已經嚴重負債的國家財政益加惡化。

經濟部進行此案規劃時,必須評析此項計畫的成本效益。當投資「益本比」高於1.0以上,即投資效益高於成本時,規劃案才具有推動的意義。「成本」包括建設成本、運轉維修成本、舉債利息等;「效益」則可分成可計效益、不可計效益、負效益等。通常規劃單位在進行成本效益分析時,會利用「現值法」、「年值法」或「終值法」評估方案是否具有投資價值及效益高低。此項水患治理計畫案以年值法作各項子計畫(河川治理、區域排水及事業海堤)及總計畫的益本比分析(採用年利率6%、經濟壽齡50年)。而最嚴重的錯誤(或故意)即發生在此,規劃單位將用以計算「每年分攤成本」的「還本因子CRF」由「6.334%」變為「0.334%」,嚴重低估了年分攤成本額度;因此才能「壓低成本」,得到三項子計畫及總計畫的益本比介於1.1至1.3之間。事實上,若年分攤成本未「誤算」,三項子計畫及總計畫的益本比皆低於0.8以下,根本是不具效益的「烏龍」計畫。

行政院拿著這種「烏龍計畫」說要治理水患、造福人民,實情卻是在玩欺詐人民、浪費國庫、玩綁地方選舉樁的伎倆,令人憤怒!全國民眾應該予以齊聲譴責!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