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貂嶺路線圖

負責規劃活動的政希大人曰此步道行程約五至六小時,加上等火車的時間,認為早上七點半的時間在台北車站集合較為適宜,不擅早起的我想到六點十分就要出門等車就頭昏,但是政希連絡了也住得很遠的宜紋之後說:「宜紋覺得早上七點半沒問題耶。」時間於是敲板定案。不過政希倒是建議我們可以在南港或松山站上車,離內湖近多了,好吧,這樣的時間還可以接受,前天晚上早點睡就是。

出師不利,一波三折

當我們八點抵達南港火車站,卻發現到三貂嶺火車站最近的一班車是八點五十分,趕緊電話跟政希連絡,原來政希是打算去八堵換車,接著又發現他們也不知道他們要搭的那班車班次為何,那我們怎麼在車上會合呢?幸好電車票不限班次,我跟偉柏決定先買票進月台再等他們的車來。政希說叫我們在南港的月台上等,他會下來找我們,於是我先問好他們是在哪一些車廂,計劃等下車廂門一打開我看到他們就可以趕快上車。終於火車噗噗噗進站,我趕快打電話給政希,他說對對對,他們現在正抵達南港車站,但是車廂門打開後我卻沒看到他們,跟政希的通話又斷斷續續,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在哪裏,要怎麼會合,心想不管了,反正就是這班,上車再說。

車門關上後,政希說:「妳上車了嗎???」我說:「對啊,你們呢?你們不是在第七車廂,怎麼沒看到人?」政希曰:「我們都在月台上……」「………………」現在是怎樣,演電影嗎?又幸好電車班次頗多,再度改變計畫,直接在八堵集合。

終於人全都到了八堵,宜紋呢?#╯-_-)╯┴┴ 翻桌,她居然沒有來,是誰說早上七點半集合沒問題的啊?

接下來要換哪一班車?一行人七嘴八舌,居然沒有人知道該轉道哪一班車。在驕陽高照的威力下,端容一直很努力的想要說服大家以蘇澳冷泉取代三貂嶺健行,不過我可是期待好久了,當下殘酷的拒絕了她的提議 :p

憑著在南港車站看到的殘存記憶,我勉強指認出一班應該會到三貂嶺的列車,也就是我們在南港看到八點五十分出發的那班,早知道搭那班就好了。火車又噗噗噗進站,是一列只有兩節車廂的小小火車,東漢說往三貂嶺的火車都是長這樣,我們擁上前去詢問火車指揮員,果然是這班車!終於還是讓我們找到了。




三貂嶺!我們來了!

從前頭的地圖可以看得出來,三貂嶺瀑布群的入口是在已廢棄的碩仁國小那邊,得先延著鐵軌走上一段。沒走多久路旁出現一大片半邊蓮,小小的花朵十分精緻,看起來好像還有一半還沒長出來,它喜歡潮濕的環境,所以也是濕地義工的端容一下子就認出它來。


秀氣的半邊蓮

在抵達碩仁國小之前還有一個已經廢棄的流浪漢之家,不知道是誰辦的?之前真的住了很多流浪漢在這邊嗎?不過可以想見這是在「街友」這個詞還沒有開始被使用的年代所造。


流浪漢小希跟流浪漢阿林


開始操練前先來一張,省得等下的照片都是不成人形的樣子

現在正是野鴨椿結果的季節,沿路上在比較開闊的地方都是紅豔豔的「蝴蝶」飛舞,之所以叫野鴨椿據說是因為它的果實像是鴨子,不過我倒覺得它比較像是蝴蝶呢!






明明就是蝴蝶啊

路邊很多草本植物東倒西歪,原來是前頭有工人在除草,還叫我們快走,省得被除草刀掃到,令人不解的是爬山時有路邊的小花小草相伴多愉快,政府為何老是要定期除草,而一個禮拜有五個工作日,為何偏要挑週末爬山客多的時候在這裏除草呢?而看到盛開的秋海棠跟結果的秋海棠倒地,更讓人覺得好可惜。


剛被砍到的水鴨腳秋海棠,梗已經斷了,用手捏著;雌花花瓣的下房那個翅狀物是子房,也就是將來會變果實的東西


端容把斷掉的花插到樹上,看起來就像是樹長出來的


後來看到的水鴨腳秋海棠,沒有被除掉,葉像鴨腳,花倒蠻像鴨頭的

第一個瀑布-合谷

沿路上就這樣邊看動植物邊拍照,沒一會兒就到了合谷瀑布,可惜最近沒怎麼下雨,瀑布的水好小,而且合谷瀑布很明顯的是人工壩的感覺,線條直挺挺的一點都不美。


合谷瀑布

路上經過兩個橋都被大水沖走,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


造型美麗的橋,不過已經被沖到下游了

摩天瀑布與天梯

再往前行沒多久就是摩天瀑布,摩天瀑布下方的洞稱月眉洞,而摩天瀑布又稱月眉瀑布,據說之前常有登山客進去月眉洞玩耍,而下雨時更是避雨的好地方,不過月眉洞曾經發生過落石砸傷大批登山客的意外,後來進去下頭玩耍的人就少了。


摩天瀑布

接下來就是登山進階版的爬天梯啦!看起來幾乎呈九十度垂直,心臟不好的人千萬不要往回看。


上刀山之前的合照


端容勇奪笑容最僵硬后冠


說自己不愛爬山的星盈結果身手十分矯捷,根本來不及叫她轉回來拍正面


這不是趴在路上爬喔,這裏可十分驚險哩

終於可以吃午餐了

爬上天梯之後已經是在摩天瀑布的上方,沒一會兒就到了琵琶洞瀑布(也有人稱枇杷洞瀑布),本來很想跳下去玩水,可是一看溪水混濁,有機物含量超高,當場打消這個念頭。大家還在考慮哪邊吃午飯比較不熱的時候,佑明自己默默的爬到涼快的大石頭上,還好我眼尖跟了過去,接近瀑布一些真的溫度差好多!不時還有涼涼的細小水珠被風送來,暑氣全消。


佑明找到的好位置


大概是因為有機物多,這一面岩壁上的這種濾食性水生昆蟲多到數不清

吃飽喝足,踏上歸途

吃完午餐,睡了午覺,該踏上歸途,本以為一下子就能下山,畢竟下山的路總是比較快,沒想到後頭的路還長的呢!而且不像前半段這樣多在林蔭下,後面是產業道路跟步道間雜,到後來更完全是產業道路,最後還要沿著大馬路走回十分車站。

我的手機在此時突然響起,是雪霸義解的頭頭華真打電話過來:「妳今天怎麼沒有過來?」我:「ㄏㄚˊ?」「今天啊,今天是八期訓練,妳忘記了嗎?」晴.天.霹.靂......我十分肯定的認為訓練是在下禮拜,還看了好幾次行事歷確定,原來我一開始記到行事曆的時候就記錯了!!我現在還在山上,要怎麼飆到苗栗?可是雪霸已經寬容一次讓我回鍋,如果我這次訓練不到,大概永無翻身之日,咬著牙跟華真說我下山馬上趕過去。


從步道轉到產業道路,開始豔陽下的行程

大受打擊之下,後半段的行程我已經記不太清楚是怎麼完成的,連拍照也意興蘭珊。經過一整天的操練,小腿前面的肌肉跟腳踝都緊綁又僵硬,好不容易走到十分大瀑布,眾人見到商店便一擁而上,猛灌冰飲恢復元氣,再沿著大馬路走到十分車站,終於結束了一天的行程。十分小鎮,尤其是沿著鐵軌兩側真是熱鬧,香腸、剉冰、仙草茶,尤其是微甜帶冰的仙草茶實在太適合在這種累得半死的大熱天喝。眾人大吃大喝一頓又買了紀念品之後就各自坐客運的坐客運,坐火車的坐火車回家了。


在馬路邊看到的斯文豪氏赤蛙,保護色讓牠跟週遭溶為一體,要不是牠剛剛跳了半人高,沒有人知道牠在 這裏


解散前再來張大合照


十分賣的木片明信片,十分有趣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