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4 Sat 2009 22:47
在夢裡,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已經在前一個晚上生下寶寶,可是對於生產的過程一點印象都沒有,怎麼開始陣痛的?有沒有落紅?怎麼到了醫院?生了多久?會不會痛?我的腦袋搜尋不出任何記憶。起身上廁所的時候發現自己很虛弱,而且肚子上有十公分見方的淤血,大概是護士用力推肚子的時候留下的痕跡吧?可是人生這麼重要的過程,我居然就這樣錯過了,一方面覺得不可思議,一方面又覺得不甘心,難道是過程太痛苦,所以我的腦袋自動抹除了這段記憶嗎?

上廁所經過臥室門口的時候發現地上有一灘水,還帶點血,是因為昨天晚上破水流滿地嗎?拖著虛弱的身體回到房間,很想趕快把地上的水清理乾淨,阿汪嘻嘻哈哈的說:「我明天再清啦~」可是我實在沒辦法忍受地上有一灘水,於是壓抑著暴怒的心情自己拿了拖把,在臥房與浴室間來來回回好幾次,終於把地板拖乾淨,但是也弄得自己滿身濕漉漉,阿汪沒有一點想幫忙的意思,人也不知道跑去哪裡了,想到坐月子第一天就弄得這麼狼狽,更生氣!

場景一轉,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都坐在階梯教室裡,他坐得離我很遠,但是我還看得到他,我還在生他的氣,但是他並沒有要過來跟我講話的意思,反而自己坐在那邊快樂的吃起東西。我前面坐的忘了是我們的家人還是其他其他產婦的家屬,嘰嘰喳喳的為了什麼事情吵起來,我看著遠方的阿汪突然悲從中來,嗚嗚的哭起來,愈哭愈覺得傷心,氣都快喘不過來了。就這樣坐在那邊哭了好幾個小時,阿汪也一直假裝沒看到,自己吃東西吃得很開心。

突然有人問我:「妳怎麼了?」我一時反應不過來,他又問:「妳怎麼了?」我才發現剛才是在做夢,阿汪被我哼哼唉唉的聲音跟大口喘氣的聲音嚇得以為我要生了,哈哈哈哈 XDDDD 哎,還好現實生活裡的他沒有這麼機車。

在夢裡的情緒總是會被放大一百倍,一些小事就會讓我傷心得不可扼抑,如果是在現實生活裡,我才不會忍受著委曲自己悶不吭聲的拖地,他大部分的時候都很配合我的要求,如果不配合,我就會耍小技謀或跟他講大道理,「嚕」他一定要把地板弄乾淨,嚕不成就自己摸摸鼻子拖地,其實也沒什麼好不爽的(重點在於他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能溝通的,不然豈是自己摸摸鼻子了事)。自己生悶氣,一面不爽一面做事,對我來說這種處理事情的方法超級遜。

把我的夢跟他說,阿汪的解析是:因為平常生活理性壓過感性,但是情緒總是要有發洩的地方,所以只好在夢裡發洩。

我自己的解析是:現實生活裡,理智與經驗告訴我該怎樣做才會皆大歡喜,我知道心情不講出口對方很難捉摸,沒有人總是能當別人肚子裡的蛔蟲,但是偶爾還是會希望自己的另一半能敏銳的察覺自己的情緒,主動滿足我的需求,這樣讓我感覺自己是被對方重視的啊~

<後記> 懷孕這些日子以來,做過幾次生產的夢,不過我的夢不知為什麼總是沒有痛覺(像夢到被火山爆發的岩漿蓋過、被大洪水淹沒、被刀刺之類的,都只有心一涼,不會痛,還好不會痛,不然做這種夢就太痛苦了),所以生完以後還覺得好輕鬆,原來我這麼會生 XD 不過像這次這樣生產過程完全不見,手上就抱一個寶寶的夢,連在夢裡自己都覺得太扯了,哈。

創作者介紹

在海洋裡跳舞

ting03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g0308
  • yuki | 01/10/2010 21:01:56
    我覺得你的解析很有道理耶 呵呵。懷孕時可以煩惱的事太多了,做夢幫忙發洩一下也好~保重身體喔,期待你們的寶寶~^^

    版主回覆:(12/28/2009 09:09:54 AM)
    花哈哈哈~我講話一向很有道理啊~
    感謝啦!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